李敖情爱是非:永远只爱一点点

【2006.09.27 06:17】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孙义勇 朱婕



  李敖说,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

  据说胡因梦50岁生日时,李敖送给她50朵玫瑰。李敖说:“看起来温馨,其实就是提醒你50岁了。”胡因梦笑了:“他是想借此举宣传他的书。”

  2005年,李敖来京大谈胡因梦,而2006年,胡因梦来京又大谈李敖;究竟两人谁也离不开谁,还是谁也见不得谁?他们的恩怨情仇,剪不断,理还乱

  胡因梦,此生和李敖纠缠不清

  胡因梦的身份有些杂乱:电影明星,台湾“身心灵”课程引领讲师,李敖的前妻,单身母亲。而各类身份中,“李敖的前妻”无疑是最被关注的。继去年李敖的大陆行之后,今年,胡因梦来到大陆,频繁出现在各类媒体中,为新书做宣传,为她的“身心灵”课程做推介。

  见到胡因梦时,她刚刚录完影。远远走来,一头短发,鼻梁上架着一副小巧的深色框架眼镜。她身穿橘色的麻质长袖衫,搭配着白色裤子,年过50却依然清瘦淡雅,当年电影明星的影子依稀可见。与胡因梦交流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因为她没有话题的忌讳,有问必答,坦诚而周到。

  李敖接吻很奇怪

  法国女演员让娜·莫罗曾经说过,她一生交往的男友无数,她恨不得能拥有一幢上百个房间的大厦,把她曾经爱过的男人们悉数豢养在里面。而胡因梦说,她虽然从未扳着手指和脚趾仔细数过她的情人们,但是在中国女人里面,她的两性经验算是相当丰富的。然而“真正影响我成长、促使我产生转化的,严格讲起来只有三位。这三位之中,最令我‘感恩的’,便是李敖。”

  胡因梦与李敖的爱情故事,颇有“美丽小女生与自己的偶像相爱”的味道。两人初次见面,是在1979年的9月,地点是在萧梦能先生花园新城的家中。这位萧先生,当时是李敖的挚友,日后却被李敖侵占了家产,而这也成为胡因梦与李敖分手的一个因素,当然,这都是后话。

  胡因梦与李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颇为有趣。当时,胡因梦的旁边站着她的母亲,也就是李敖口中“那个可怕的丈母娘”。而李敖身边站着的,是他当时的女友刘会云。胡因梦当时26岁,已经从纽约回到台湾,做了5年演员。对胡因梦而言,李敖的名声自是如雷贯耳,但是见到李敖第一眼,心里颇感意外。“之前认定他应该是个桀骜不驯的自由派,没想到本人的气质完全是基本教义派的保守模样——白净的皮肤,中等身材,眼镜底下的眼神显得有些老实,鼻尖略带鹰钩,讲话的声音给人一种声带很短的感觉。他看到我们母女俩,很规矩地鞠了一个大躬。”

  胡因梦并不认为自己对李敖一见钟情,“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那个感觉,我纯粹就是对他的文采,对他过去出版的这些书里思想的一个崇拜,心里面一点都没有那种噗通一下的感觉。”至于李敖是否对胡因梦一见钟情,不得而知,但按照他“50岁前看到女孩子立刻下手”的想法,纵然当时身边站着温婉的女友刘会云,在第一次见面之后,44岁的李敖还是对美丽的胡因梦展开追求。他邀请胡因梦喝咖啡,带她去金兰大厦的家见识自己的十万册藏书,而坐在沙发上聊天时,李敖突然以一种“很奇怪”的方式吻了胡因梦。“他的脸就压下来了,然后直直的,脸都不会弯一弯,压得很紧,最后吸出了一个紫色的唇印。差不多有两个礼拜的时间,我都要上妆去把它盖起来,免得人家看到。”说起这段往事,胡因梦更多地是觉得好笑。“我觉得这人太怪了,连接吻都跟人家不一样。”

  有“寒冷恐惧症”和“绿帽恐惧症”

  从这个老土的接吻方式开始,胡因梦逐渐被李敖人格中的种种冲突性所吸引并爱上了他。胡因梦曾经问过李敖,他的另一位女友刘会云怎么办。李敖说了一句令她绝倒的话,“他说他会告诉她,我爱你还是百分之百,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一千的,所以你得暂时避一下。”胡因梦问李敖什么叫暂时避一下,李敖说:“你这个人没准,说不定哪天变卦了,所以需要观望一阵子。我叫刘会云先到美国去,如果你变卦了,她还可以再回来。”这个细节足以说明李敖的多疑与防卫,以及对女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这件事虽然让胡因梦很不自在,但此刻她正憧憬着与李敖的美好生活,对于李敖的缺点,统统忽略不计。但是随着接触的不断深入,尤其是在与李敖同居的日子里,胡因梦看到和感受到的,是褪去大师光环后一个真实的李敖。

  胡因梦说,李敖的生活就像是一部精准的机器,每天按时起床,一个人在书房里集中精神搜集资料、做剪贴。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听音乐、不打麻将,可以说没有任何娱乐活动而只有工作。他认识的人不少,但深交的朋友几乎没有,原因是他对人性抱悲观的态度,认为即使是最亲信的人也可能在背地里暗算他。胡因梦想带给他快乐,她不时放些自己爱听的音乐,跳她自己发明的女巫舞,在李敖面前嬉戏,“那种时刻,我确信他是快乐的,不设防的。”

  对李敖的种种“怪癖”,胡因梦则有着真切的体会。比如,李敖有“寒冷恐惧症”,他冬天套在身上的衣服,多得让人不可理解。此外,李敖还有“绿帽恐惧症”,在一次胡因梦出门慢跑了一个小时后,李敖很不开心地说胡因梦慢跑一定会和路上的男人眉来眼去,所以不准再跑了。胡因梦喜欢光着脚丫在地上走,李敖反应强烈,他认为灰黑的脚底对他来说简直是一项不道德的罪名。还有一回,胡因梦下厨为李敖煲排骨汤,却因为不知道排骨需要先化冻,而被李敖骂做“没常识的蠢蛋”。但是,胡因梦也承认,当李敖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时,他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宠女人的男人之一。“每天早上我一睁开眼睛,床头一定齐整地摆着一份报纸、一杯热茶和一杯热牛奶。”

  李敖和胡因梦,在外人看来是很完美的“才子佳人”式的爱情,他们相恋的故事甚至上了当年的《时代》周刊封面。但胡因梦知道,要和李敖结婚,除了要说服自己“包容他、安慰他”之外,迈过母亲的阻拦,也非一件易事。但是,最终,他们还是步入了婚姻殿堂。 [评论] 是媒体无知,还是教育部无知? 评论[军事] 美评估解放军战斗力 赞我军士兵素质 [法制] 广东疾控中心一贪官称收钱受上司指使[奇闻] 80岁老汉住在大山里26年来首次洗头 [历史] 掀开古代“官妓”的神秘面纱 [社会] 女白领称月薪没三千是下等人(图) [内幕] 肿瘤专家曝医院各科室抢癌症患者 [人物] 当代白求恩奉献中国艾滋病教育事业 [杂志] 名望:希拉里,永不谢幕的白宫女人[杂志] 男人世界:爱她,就别带她去北京 《红楼梦》选角内幕 曼谷火辣女郎热舞劳军

  他是最令我“感恩”的男人

  1980年5月6日的早晨,在两人相识8个月之后,由《中国时报》主编高信疆和作家孟绝子证婚,胡因梦以睡衣当婚纱,在李敖家的客厅里举行了婚礼。然而,他们的婚姻只持续了3个月零22天。

  对于婚姻为何结束,李敖的解释是政治原因。“当时她要嫁给我的时候,国民党反对。她是国民党的演员,国民党说,你怎么可以跟这个叛乱分子勾肩搭背呢?国民党就打击她,不许她参加演电影,不许她主持金马奖。一个电影明星没有电影可演,不闹情绪吗?在家里她就跟我吵架,我哪受得了女人跟我吵架,两人就杠上了,后来就拆伙了。”

  对于这般看法,胡因梦笑着说:“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因为我根本无党无派,我到现在也不属于任何政党,我对政治是最不感兴趣的,也没有什么政党可以限制得了我,所以不是那个原因。事实上我们离婚最主要的原因是性格不合,然后还有就是因为他跟萧孟能先生的那个财产侵占的官司。”胡因梦所说的萧孟能,便是前面提到的李敖的好友。在这场侵占纠纷中,李敖在胡因梦不知情的状况下利用她,侵占了萧孟能几乎所有家当。后来,胡因梦出庭做证,使李敖在官司中败诉,更让李敖因此入狱半年。

  回溯与李敖相处的不到一年的岁月,胡因梦有着自己的感悟。“因为我过去对他有一个过度理想化的偏执的认同,就是说我对他不了解。我期待他的人格伟大到一个程度,甚至可以拯救很多的小老百姓。跟他深入地交往之后我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是平凡的。”说到这些,胡因梦显得很轻松。而事实上,在那场历时三年的财产侵占官司以及为了离婚而与李敖斗智斗勇的过程中,胡因梦所付出的心力,是外人无法体会的。在经历了快乐、悲伤、背叛、愤怒之后,在感受了李敖人性中的丑与恶并从中学会如何面对之后,胡因梦终于可以放松地谈论李敖,并且毫不讳言,“他是最令我‘感恩’的一个男人。”

  有人问女儿的父亲是不是连战

  胡因梦做的很多事情,在当时都很惊世骇俗。比如,刚进大学校园她就敢穿上“需要麻袋来遮住屁股”的迷你裙。她因为对性好奇而独自骑单车去电影院看异乡色情电影。她找的第一个男朋友是外国人。大学二年级时她主动从辅仁大学退学,在纽约她体验性解放、抽大麻。翻看这些早年的履历,不难看出,胡因梦是一个骨子里具有叛逆精神的女人。因此,在与李敖分手的数年后,胡因梦成为单身母亲,似乎也在常理之中。

  35岁之后,胡因梦彻底放弃了演艺工作,完全投入到有关“身心灵”探索的翻译与写作中,如《古老的未来》、《般若之旅》、《克里希那穆提传》等等,由她写作或翻译的书籍达十多本。而孩子的父亲,便是她的一个读者。由于对方是有妇之夫,这段感情最终以两人分手告终。而当两人决定分手时,胡因梦发现自己有了身孕。经过考虑,胡因梦决心生下孩子独自抚养。

  做母亲本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但是令胡因梦沮丧的是,她得上了产后忧郁症并罹患畸胎瘤,健康状况降至谷底。更令她没想到的是,李敖——那个本该成为遥远记忆的男人,却在她产下女儿后,开始在他的电视节目和著作中不断对她进行攻讦。“他就在媒体上面大概有70次,不断地在骂。我觉得骂倒是无所谓,只是他每一次举出的那个骂的题材,事实上都跟真实的状态没多大关系,而且都不是重点。”一直以来,胡因梦以为他和李敖之间的仇恨早已化解,没想到对方依然耿耿于怀,“还有一些东西,他没有真正放开。”

  据说在胡因梦50岁的时候,收到了李敖送的50朵玫瑰,李敖对此的注解是“我们还有某种程度的交情,你我之间有50朵玫瑰花。看起来非常温馨,骨子里就蔫坏,就是提醒你50岁了。”而胡因梦明察秋毫,笑着解释道,“其实那时候他要出版一本书,那个书名里头有玫瑰两个字,这个举动是打书。”

  在胡因梦眼中,李敖是复杂的,“他的每一个举动,都要有很多的功效才行。”胡因梦在42岁时生下女儿洁生,按照当初的约定,对方不需要负任何责任,包括金钱上的。因此,对于女儿的父亲是谁,鲜有人知晓。民间流传的数个版本中,连战是其一。“有的家长很无聊,让他们的孩子来问我女儿,说你爸爸是不是连战。我女儿回答的很好。她说,这是我家的事,不干你事。”说起女儿,胡因梦很自豪,“我们没有刻意教她,但她是一个很会自保的小孩,比我会自保。”事实上,胡因梦已经告诉了女儿她的父亲是谁,却没有带女儿去见他。“等她长大以后,如果想要去跟她父亲见面,我会安排。但我女儿却说,其实跟不跟这个爸爸见面没那么重要,她不觉得她有什么不正常或不健全的地方。”胡因梦很欣慰,因为这意味着女儿不是个心事很重的小孩。但是她也明白,“女儿将来长大一定会面临两性关系考验,没有父亲这个非常亲近的接触,她会有一些障碍,这个障碍就是我们的宿命了。”

  李敖,永远只爱一点点

  见到李敖是去年9月,在上海新天地的记者见面会现场。那时,李敖正在大陆及香港展开他为期10天的“神州文化之旅”,上海是继北京后的第二站。在记者招待会上,李敖特意对自己的初恋作了澄清,此前被媒体披露的小学同学张敏英是他的初恋情人的消息并不属实。他只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喜欢长得漂亮的张敏英,并且这只是他的单相思。为此,他向张敏英表示歉意。

  初恋情人的传闻谈笑间便成过眼烟云,几十年间李敖经历的数个爱情故事,才是颇引人关注的。爱情的话题,李敖并不避讳。不过,作为爱情参与者的另一方,除了前妻胡因梦,则一直鲜有声音传出。而这个胡因梦,也算是扯下了李敖“情圣”面具的唯一当事人。自诩为情圣,又有对手过招,李敖的爱情故事,由此更具吸引力。

  “瘦高白秀幼”是追女孩的标准

  李敖的风流,各种书中描述甚多,多半是称赞他追女孩技艺高超。对此李敖笑言:“不同阶段,追求女孩的态度各不相同。我在50岁以前看到女孩子立刻下手,到了60岁以后,就是天人交战、内心挣扎。等到70岁以后,那便是掉头就走,不追了!”

  如何讨得女人欢心?李敖答:“送花。我的女朋友18岁生日时,我送她17朵玫瑰花,然后在卡片写着‘另外一朵就是你’。”而对于所追女孩的标准,李敖则说了5个字——瘦、高、白、秀、幼。前四个字含义明确,所谓幼,说的是年纪小,“比我小个二三十岁吧。”这两条标准,在李敖最后一个爱人王小屯身上,得到了充分诠释。

  1985年3月11日下午,50岁的李敖在路过台北仁爱路时,被路边一位等候公车的女孩子吸引。“她穿个短裤,一手拿着书看,一手拿着易拉罐咖啡喝。我从她背后走过去,一看到这个女孩子,瘦高白秀幼,都有,腿还漂亮。我就慌了,要赶紧跟她认识啊。我就上前搭讪,您好,我是李敖。”说到这,李敖突然停住:“下面说了什么,不能讲,这是秘密。反正是要因人而异。”

  内情李敖不愿透露,但据说当时女孩子手中看的书,正好是李敖坐牢时编发的《李敖千秋评论丛书》第三期。问李敖,如果当时被拒绝怎么办,他答得倒干脆:“我爱女人胜于爱面子,大不了碰钉子嘛。”

  从恋爱到最终娶得美人归,中间历经曲折。核心原因,是太太王小屯比李敖整整小了30岁。而说到太太对自己的痴情,李敖很是得意:“她家人到结婚以前才知道我的存在。我比丈母娘年纪还大两岁,她不同意我们结婚。但我太太很坚持,说不同意她就做尼姑。”显然,这一仗李敖赢了,不过他并不认为自己追求美女如外界传闻那般容易。

  在经历感情的大风大浪之后,李敖的情感之舟终于驶进宁静的港湾。王小屯本名王志慧,1964年生。小屯这个名字典故出自于她和李敖恋爱之初,他们到台北故宫博物院参观展览,看到一只可爱的“小猪”,李敖灵机一动,替她起了个小名叫小屯。说起太太,李敖的笑容洋溢在脸上。“我太太尤其好,不抛头露面。”

  “胡因梦非嫁我不可”

  提起和胡因梦的那段感情,李敖说那是众多感情经历中“具有太多独特性”的一段。第一,除了李敖的现任太太王小屯,胡因梦是唯一曾与李敖有过婚姻关系的女人。第二,李敖爱上胡因梦时,身边已有女友,这是李敖爱情履历中,唯一一次积极主动另觅新欢的记录。第三,胡因梦当时是台湾著名的电影演员,大美女和大才子的爱情,轰动一时,成为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第四,他们的婚姻虽然只持续了3个多月,但是由于其中搀杂着官司,两人在婚姻结束后依然纷争不断。甚至在十几年后,胡因梦做了单身母亲一事,还被李敖当作话题,在几十集的电视节目中,不断地被说来说去。与当事人有如此深的恩怨纠葛,在李敖的感情经历中恐怕也是独此一份。所以,谈及李敖的爱情,胡因梦是不得不提的对象。

  胡因梦对李敖的一个描述是,婚前婚后他的态度变化很大。与此对应的传闻是,结婚不久后的某一天,李敖坐在马桶上跟她说:“反正你已经嫁给我了,还不给我泡茶!”对此,李敖则说,这是糟蹋他。“我对女人向来是温柔体贴,哄着骗着,就这样直到拆伙为止。”

  对于两人的感情,李敖这样评价:“我丈母娘啊,不希望女儿嫁给一个生活上不稳定,一会儿被抓起来的人。她的想法是对的。可是我迷人啊,胡因梦被我迷住了,非嫁给我不可。我当时也被她迷住了,后来双方都噩梦初醒。”在同居及短暂婚姻的相处中,两人性格上的冲突逐渐显现出来。“跟电影明星结婚有个毛病,就是双方都老想抢老大,镁光灯一照来,老想站在前面。我也犯这个毛病。”

  要做一个忘情者

  胡因梦认为,李敖在初恋时受到的创伤严重地影响了他日后对待女人的态度。胡因梦提到过这样一段往事:有一天在李敖的抽屉里无意中翻到一本旧笔记本,内容看起来像是一个感情受过重创并被女友抛弃之人所发出的仇视女性的怨言。于是她找到一个机会询问李敖的友人有关他早期情感经验的真相。李敖的朋友告诉她,李敖在台大时曾经为罗姓女友的离去服过三次安眠药,但是都被同学发现而送进医院洗肠获救。

  1951年,在台中市高中读书的李敖,以一篇《论杜威》夺得学校“中学生国语论文大赛”银奖。而获得金奖的那名低年级女同学罗君若,成了他热烈追求的对象。1955年秋天,李敖到台大历史系报到的当天夜里,忽然有人给他送来一封粉红色的蝴蝶笺,写信人正是他心仪已久的罗君若!很快,李敖与罗君若开始热恋。

  李敖后来回忆说:“我生平交女朋友不少,但是论眼神、论才气、论聪敏、论慧黠,无人能出其右。”但李敖又说:“相恋得太满也就是阴晴圆缺的开始”,两人的关系还是出现了波折。由于信仰等方面的差别,罗家强烈反对这段感情,罗妈妈气得在家里捣着饭碗大骂:“李敖早死!李敖短命!”并且当面对他说:“你将来阔到了做总统,我们也不上你的门;你将来穷得讨了饭,讨到我们家门口,请你多走一步。”罗君若在种种压力下与李敖分手。爱情之梦的幻灭,使李敖遭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困境,他想到了自杀。

  这段感情的结束,大大改变了李敖的爱情观。在李敖的日记里,他写道,自己过去把爱情的份量看得太重了,太高了。他要做一个忘情者,但也不能没有爱情。如今,胡因梦回想说:“其实他和我一样,在初恋后都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上瘾症,唐璜情结就是最典型的上瘾范例。像唐璜这类型的情圣,其实是最封闭的、对自己没有信心的,他们在表面上玩世不恭、游戏人间而又魅力十足,他们以阿谀或宠爱来表示对女人的慷慨,以赢得女人,然而在内心深处,他们却不敢付出情感。”

[发起辩论]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